《1921》背后细节全揭秘:匠心独运致敬百年征程


1905电影网讯 正在热映的电影《1921》,日前票房已超过3.7亿,猫眼评分9.4,淘票票评分9.3,“为牺牲的革命先驱而落泪”、“仿佛回到了激情澎湃的年代”、“先辈越鲜活就越觉得伟大”、“切身体会到了建党的意义和伟大”、“看完为身为中国人自豪”等真诚评价,充分印证了这部“庆祝建党100周年”的重点影片,“叫好又叫座”的成绩。影片由黄建新监制兼导演,郑大圣联合导演,历时5年筹备,凝结了上百位电影人的拳拳赤子心,于世界各地档案馆挖掘史料,在高度尊重史实的前提下进行艺术创作,被党史专家评价为“高度融合了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


同时,黄建新领衔的创作团队,精雕细琢每一个情节,力图让这部聚焦百年前建党初心的历史题材作品突破窠臼,将重心放在人物塑造上,与当下的观众建立共同的话语体系,达到顺畅沟通和情感共鸣,正如黄建新所说:“你会突然觉得,原来我平视着的、觉得那么亲近、就像同学朋友一样的人,也是在我头上扬起一面旗、高高指引我的那个人。”在这样的创作主题下,整部电影堪称“每一秒背后都藏着一份心意,饱含一份致敬”。因此,《1921》重溯建党历程的时空之旅结束后,大家能清醒认识到,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的历史原因,从而更好地开启新的百年征程。


那么,《1921》何以达成“润物细无声”的党史教育效果?以下这些蕴藏的细节解读可窥之一二。


拍案叫绝!一语双关又对照史实的台词,印证建党的必然性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片中李达对张国焘私自会面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而痛心疾首,随即引用“鲁迅刚发表的文章”中这段“醒世恒言”,告诉他:“咱们中国的路,必须得咱们自己走,若是走错了,那将来的人都会错的。”对2021年的我们来说,这句话来自从小熟读的课文;但1921年5月1日,鲁迅的这篇《故乡》刚发表在《新青年》杂志第九卷第一号上,距离“一大”召开不过2个月,而当时正在《新青年》担任编辑、深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李达,自然会了解到这句话背后的深意。这一台词设计,仿佛历史与当下的“梦幻联动”,拉近了百年前后的你我之间的距离。


对比李达与马林会面时不接受共产国际资助的情节,它还鲜明勾勒出李达和张国焘的人物性格,更暗示着真实的历史发展——从革命年代到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寻求的一直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自主性和凝聚力才是第一要义。


在创作上,黄建新秉承“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观念,也即在严格遵照历史真实的基础上,巧妙融合艺术真实。同样符合史实并合理想象的台词设计,还有李达和王会悟在天台上的一段“高光戏”。李达回忆自己焚烧日货时用的竟是日本火柴,动情落泪, “偌大的一个中国,连自己的火种都没有”,不仅是“新青年”李达在痛惜抵制日货时竟然用的是“洋火”,也暗喻着马克思主义理论工具要在中国“点燃”,就必须从自身国情入手,才会有后来中国共产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创举。


作为“一大”的东道主代表,李达在会议之余,自然也会为湖南老乡毛泽东接风洗尘,于是片中设计了一段毛泽东和李达夫妇吃饭的情节。三个年轻人像所有“老上海人”一样,在弄堂的厨房边上支起小桌子,摆上几盘地道的上海时令菜、一壶好酒,并贴心地将毛泽东最爱的红烧肉摆在他面前,充满烟火气的日常和还原史实的细节,再次拉近了先辈和我们的距离。而他们举杯的贺词“为新公司开业大吉”,恰好呼应着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写给李达书信中的原话:“吾兄系本公司发起人之一,现公司生意兴隆,望速前来参与经营。”王会悟一起碰杯时,毛泽东和李达看似调侃实则严肃的一句“男女平等啊”,也体现了二人在百年前已然具备的平权意识。事实上,在《毛泽东早期文稿》中,青年时代的毛泽东便已流露“男女平等”观念,而在建党后的第二年,李达和王会悟就参与创办平民女校,培养出了包括著名作家丁玲在内的一众党的早期女性干部。


片中的“一大”代表们,无论是开会还是夜谈时的台词设计,也处处彰显着建党的必要性。陈潭秋悲叹“战火不止,亡国就在眼前”,董必武便点明“我们必须找到一条新路拯救国家”;而董必武强调应联合工人运动后,毛泽东一句“农民呢”,也体现他早就认识到团结农民阶级的重要性;刘仁静总是以“马克思说过”开启的论述,印证历史上他“小马克思”的称号……这些台词中可以看到,《1921》的影视语言“吃透了”历史资料,为观众尤其是年轻人们理解百年前的党史,降低了门槛,提高可看性。


草蛇灰线!时代横截面中暗藏纵向伏笔,凸显“伟人”成长


值得注意的是,不以“编年体”叙事,而是聚焦“一大”前后几个月“时代横截面”的《1921》中,是以草蛇灰线的伏笔,来“预示“纵向的历史发展的。比如黄建新在上海音像资料馆查找资料时,被一段视频资料所触动:一百年前的上海,在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里有一群外国人在欢庆享受。“如果不是几个中国面孔的服务生短暂入画,根本无从判断那是在中国。”黄建新说,“只此一个画面,我们就知道,为什么中国需要共产党。”于是,片中便有了这样一段戏:毛泽东随着法国人的队伍走进总董官邸,却被赶到栅栏外,只能眼看着法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欢庆国庆,而身旁同样被拦住的同胞,眼中只有对烟花的向往。28岁的毛泽东脸上,写满了委屈、不忿、痛心,他只能转身,然后开始奔跑。


这段奔跑戏,被无数观众评为“点睛之笔”。黄建新以蒙太奇的手法,串联起毛泽东的成长之路:幼时他在竹林中被父亲追赶,反抗的是“封建大家长”;少年时他抵制日货,反抗的是“帝国主义”;和杨开慧看烟花时,他想着“为理想奋斗,为真理献身”,是为救亡图存理想坚守马克思主义信仰。为什么最后是毛泽东在黑暗中点亮烛光,照亮了整个中国?马克思主义为何能在当时激烈的“观念竞争”中脱颖而出?这段戏告诉了我们答案。更深一步来看,这段奔跑戏,其实也是当时中国寻找崭新革命之路的进程映射。


以往同题材影片中,多为“符号工具”存在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1921》中也丰满了起来。一开场他便在奥地利被逮捕,辗转来到上海后,尼克尔斯基前来接应,并给了他新的身份证明,马林调侃自己:“这已经是我今年的第三个名字了。”影片的国际视角故事线由此展开,也暗示着中国共产党的建党不易。历史上,1917年十月革命后,苏俄新政府还没站稳脚跟,就被英法美等国联合武装干涉,此后多年,西方国家一直把苏俄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制度与思想当成是一种“幽灵”,极尽围堵之能事。而马林作为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来到上海“指导”中国共产党建党后的第一时间,就又被租界的法国巡捕盯上——《1921》剧组找到了史料证明,“一大”前夕的上海法租界工部局,曾接到过警戒共产国际代表来到上海的信息。在片中不断被跟踪监视的马林,历史上最后于集中营被纳粹残忍杀害,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反法西斯斗争。马林的结局也代表着革命这条路上,牺牲者无数,但信仰不竭。


另一依据新发现的史料设计的情节是日本间谍线。在日本警视厅的档案馆,《1921》剧组发现了对“一大”召开时间和地点的详细记载,且日本共产党人也计划与共产国际代表见面。这一局面,显然是当时已经要开始实行“满蒙政策”的日本当局,所不愿意看见的。所以,影片塑造了日本间谍大川和日共代表近藤两个人物,同时,因为拦截了旅日共产主义小组成员施存统和李达的信件,大川也盯上了“一大”。尽管最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川被暗杀,没有真正影响到建党,但这一故事线也寓示着,早在1921年日本特高科就对中国的局势一清二楚,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人物群像的多面刻画,同样深藏历史的必然性。片中毛泽东和蒋介石在同一辆车上偶遇,但蒋介石走向股票交易所,毛泽东走向“一大”会场的这一情节设计,被许多观众暗自叫绝。陈公博夫妻新婚,不借宿博文女校而是入住豪华的大东旅社,对比同样是新婚却挤在小阁楼的李达夫妇,“省下钱全部倒贴办报”,代表着他们不同的人性格局。带着女友逛街的周佛海,偶遇陈公博和李励庄,在街头握手的特写,以及他因吃冰淇淋拉肚子而未参与会议,同样也在暗示着人物摇摆不定的个性,更凸显毛泽东、李达、何叔衡等人信念的坚定。


同时,“老戏骨”倪大红精湛演绎的黄金荣和田雨扮演的程子卿,也是时代真实和人性真实的体现,历史上,黄金荣在“一大”次年升任华人第一位督察长,所以电影里设计了他阻挠工人运动和学生集会的剧情,但当这个“黑帮大亨”主动想握法国上司的手时,却被其不屑一顾,足以见得没有家国观念和民族气节的人,没有人会看得起。而他的得力助手程子卿,也正是打断了“一大”最后一次会议的“不速之客”。


在风雨如晦的历史境遇中,不同的微小抉择,折射出来的人物不同信念和价值观,最终也走向了不同的人生境界和高度,这也是历史与当下应当有的一次深刻对话。


意味隽永!蕴含深意的象征意象,彰显艺术创作的魅力


《1921》的开场,是一段“五四运动”与巴黎和会现场的平行剪辑。李大钊和学生们在街头义愤填膺地呼喊,远景镜头和做旧处理,烘托出悲怆和壮烈的气氛;而另一边不平等条约签订内场,昏暗逼仄,显得怪异的构图,暗含着扭曲的是非颠倒,快速让观众进入这段屈辱的历史,感受到先辈们悲愤觉醒的动力。这是影片以艺术手法,一针见血反映历史乱象的典型例子。


不仅是上文所述的毛泽东奔跑戏,还有王会悟为借用博文女校在上海街头的奔跑,以及最后“一大”会议被打断后,代表们在曲折狭窄的小巷里的小跑,也在暗示着先辈们追求理想、历经波折的不懈努力,而会议进行时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清晨李达在屋顶笑着向朝阳张开双臂、红船上随着会议结束由雨转晴的天气,也以温暖而开阔的光影运用,无不彰显着共产党人终将带领中华民族,走上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光明之路。


颇具温情的生活气息,也体现在王会悟搬家时一定要带上的那瓶栀子花,在当时的上海,年轻女孩们确实以家里摆上一束栀子花为潮流,一个小举动就体现了革命女性身上的人情味和烟火气。毛泽东和湖南老乡李达吃饭,看着桌上没有一个辣菜,也会调侃“湖南完了”,并引出李达日夜颠倒编辑杂志,所以肠胃有恙的戳心细节,既体现了毛泽东的幽默感,也代表着李达全身心投入革命事业,顾不上身体的无私精神。


影片最后,杨开慧英勇就义的最后一刹,回忆起和“润之哥”的告别情景,毛泽东向前挥的手势和满眼的不舍,对比最后杨开慧眼角的那滴泪,让很多观众心疼不已。事实上,在拍摄时,王仁君和周也并不知道这场告别戏,会出现在杨开慧的最后回忆中,看完后王仁君“非常感动,没想到导演会这么处理”。而那个挥手的手势,也来自王仁君深挖史料时的收获:看到“十大”会议结束时,毛泽东就是用同样的手势送别各位“同志”,千言万语都凝聚在这一举动之中,触动了王仁君,也启发他将其融入到表演,细腻传达革命夫妇告别时的留念不舍。


身临其境!不只是1:1重建原址,还有“强迫症”一般的事无巨细


为了还原历史,《1921》中的“一大”会址,是请一大纪念馆的建筑团队华东建筑设计院,1:1重建的,同样复刻的还有《新青年》编辑部、博文女校等石库门建筑群落,每间房间都达到了可以实拍的效果,炉灶能生火,烟囱能冒烟,甚至因为1921年的砖头更小,墙壁也是手工一块一块砖头搭建的,只为还原自然错落的起伏。另一场李达请印刷工人将“百姓”改成“人民”的戏,用的是在废品站“淘”到的1916年的印刷机,本来在中国电影博物馆中存放,拍《1921》时黄建新特地请人用好几辆车,从北京拉到上海,没想到放下后机器却不转了,但导演并不想用其他机器代替,为此特意寻遍了在上海的老师傅,终于修好这个“古董”,完成了这场点明“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的重头戏。


如果说因为这些是影片的重要场景,那么这些细节足以证明《1921》在史实还原上的用心:无论是王会悟给李达端上的上海老字号“乔家栅”汤圆,还是开会时桌上摆着的花瓶,或是上海街头的“铛铛车”、路人背着的褡裢袋、各色人物身上的服饰布料,均极为考究,严格按照百年前的真实样貌制造。几场追逐和奔跑戏,不仅刻画了人物心灵的变化,还以镜头作为“眼睛”,看到了当时上海“国中之国”的怪诞错乱:有中式传统的石库门,也有洋味儿的欧式建筑;不同的租界有不同的交通规则,甚至连黄包车也有牌照限制,法租界和公共租界无法通行;法国人在中国街头欢度国庆,中国人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搬家的小夫妻,随时会受到外国巡捕的搜查,印刷厂也一度被关停……光怪陆离的城市和错综复杂的政治生态,一览无余。


无论是一语双关的台词,还是草蛇灰线的人物伏笔,亦或是蕴含深意的意向象征,还有精益求精的匠心还原,都是《1921》建立在历史真实基础上的真诚致敬,这份滚烫的赤子心,最终汇入建党一百周年之际的爱国情绪大河中,以文艺作品这一生动具象的传播方式,致力于让百年后的年轻人们,认识到中国奇迹的起点,认识到“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137分钟的每一秒背后都蕴藏致意,描摹出百年来,一代代共产党人的信仰之源,也给予我们继往开来,开启新的百年征程的力量。

 分享

本文来源于网络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声明:极速影院所有内容均采集于网络,本站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版权归原电影公司所有。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本站邮箱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

© 2021 www.jisu127.com  E-Mail:ddys127@163.com  

观看记录